e球彩开奖视频|e球彩开奖查询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×
打開微信,點擊底部的“發現”,
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生態優先 讓貧困在綠色中后退


閱讀提示

在眾多精準扶貧的方式中,生態扶貧是起步較晚的一個。但其一出現,就以意義多元而備受關注。

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森林覆蓋率已經達到58.8%,人均有林面積15畝,生態環境走在了全省前列。

但是該縣53萬人口中,尚有64098名貧困人口。怎樣才能讓“青山”和“金山”兼得,當地在不同層面、不同區域展開了探索。

貧困戶變身護林員,生態補償機制帶來新收入

要從一片蔥蘢的山林里找到魏明生,并不太難。那件橘紅色的馬甲,在這片翠綠中格外顯眼。

馬甲后背印有“護林員”三個字,這是圍場二把火村村民魏明生的新身份。

2016年8月,國家林業局等部門出臺精準扶貧政策,從貧困人口中遴選生態護林員。圍場共有1513名貧困群眾入選,魏明生就是其中之一。

37歲的魏明生體格健壯,腿長、步伐大,跟隨他巡山是個費力氣的活。他告訴筆者,自己父親先后患有腦瘤、腎衰等疾病,為治病欠下十幾萬元債,所以才成了貧困戶。

黑松林里,個子高高的魏明生,不時彎腰查看松樹的根部。他說:“這片區域鼠害嚴重,得看看老鼠是不是又把樹皮給啃了。”

為患一方的棕背平鼠,可以通過專門的滅鼠方法除掉。但管住那些上墳燒紙和放牧的村民,就要費些心思了。

魏明生管護的林區內,有十幾處墳地。去年10月,在鄉林業站統一組織下,魏明生曾對墳地的可燃物進行了清理。但村民到散布在山林中的墳地去燒紙,隱患依然很大。

經過一段時間的宣傳,大多數村民已經意識到了護林防火的重要性,但也有不配合的。今年清明節前夕,魏明生就遇到了一位。

那位常年在外的村民駕車回村祭祖時,被魏明生攔下了:“咱這山上不能見明火,上墳就別燒紙了!”

對方很不理解:“按傳統習俗,這紙錢不燒了,祖先們怎么能得著?”

“那你想過沒有,要是燒紙引燃了林子,這責任你可負得起?”……一方要燒,一方要攔,對峙之下,魏明生通知了鄉林業站的專業防火隊,看到事態要鬧大,對方最終接受了勸阻。

幾公里外,望道石村村民黃翠蘋也在巡山,再過一個月她就年滿60歲。

“咱是山溝里長大的,別看歲數大了,體格好著呢!”快人快語的黃翠蘋走路也快,她每天巡山兩次。

回顧擔任生態護林員10個月以來的工作,黃翠蘋很滿意。她說,雖然有時候勸不住了,要和村民們吵兩句,但任務不重的時候,看著林子里的果子又結了、蘑菇又長了,心情還是蠻舒坦的。

2016年12月,圍場的生態護林員們收到了第一筆工資,3個月共1800元。

縣林業局有關負責人介紹,這些生態護林員的聘期為一年,中央下撥了1170萬元專項資金,折合到個人頭上,每名生態護林員可收入7732元。該縣制定的管理辦法中,決定按季度給護林員發放工資,余款將根據考核結果,在從事工作滿一年后集中發放。

山野放牧、非法采挖苗木、非法侵占林地、濫砍盜伐林木等行為,都在影響著冀北山地中這片林區的發展。藍旗卡倫鄉林業站站長寧峻嶺從事林業工作已有30多年,他認為,從貧困群眾中遴選的生態護林員,壯大了護林員隊伍,既能遏制上述行為的發生,也能幫助貧困群眾脫貧。

正是看到了這樣的多重效益,當地在其他涉及生態的公益崗位中也吸納了不少貧困群眾。在該縣半截塔鎮,一位負責同志告訴筆者,在當地護林員以及草管員等政策性公益崗位的選聘中,都是優先考慮符合條件的貧困人口,每年近8000元的工資收入,可以幫助他們盡快脫貧。

林業部門當“領頭羊”,向荒山荒坡要收益

縣扶貧辦提供的數據顯示,目前圍場全縣尚有貧困人口64098人。對比而言,生態護林員政策惠及的貧困人口只占少數。

如何能在保持良好生態基礎上,讓更多貧困人口受益呢?當地有關部門就此展開了更多探索。

在該縣羊草溝村,木蘭林管局總工程師劉建立帶隊入駐后,發現村里還有上千畝荒山沒有綠化,他們決定要利用這些荒山帶領村民脫貧致富。

該局購置了11萬株50厘米高的油松苗來綠化這些荒山,羊草溝全村有88戶260多名貧困群眾參與了植樹過程。

植樹工作整整忙了一個月,而今效果已經初顯,當初一面面荒坡現已全面披綠。

新植下的苗木讓羊草溝村貧困群眾充滿了希望。按目前的價格推算,5年之后,這11萬株苗木采挖出售后,可以給該村帶來上千萬元的直接收入。

貧困群眾劉金雨家有荒山75畝,栽植下8250株油松苗之后,他感覺自己的發展目標已經不僅僅是要脫貧,而是要致富。

當下,該村的貧困群眾也在出工出勞中直接受益。薛振華、鄂文菊夫妻二人參加植樹25天,勞務收入了6000余元。

就整個圍場而言,類似這樣的宜林荒山還有90萬畝,另有64.7萬畝沙化土地需要進行生態修復。

為解決剩余造林地塊治理難度大且群眾投入不足問題,縣林業部門決定,攜手貧困群眾向荒山荒坡要效益。

在此過程中,該縣總結出了三種生態扶貧模式:

入股分成模式,即林業部門以苗木和造林投資入股,村集體和村民個人以土地入股,產生收益后雙方按比例分成。

土地流轉模式,林業部門集中流轉土地進行經營,村集體和村民個人通過收取土地租賃費用和參與勞動獲得收益。

林權流轉模式,擁有成林的村集體和農戶將林權流轉給林場,由林場一次性支付承包費用后統一經營管理,承包期內林地所有權仍歸村集體和農戶所有,林木所有權歸林場所有。

藍旗卡倫鄉磚瓦窯村鄰近承圍高速的500畝澇洼地,就采用第二種模式,流轉給承德木蘭林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用于建設苗木基地。

該村村委會主任宋守杰介紹,這片土地過去被分割成了1600多份,根本不利于規模經營。同時,土地過于濕澇,效益不高,種下的胡蘿卜出現裂瓣、向日葵出現爛盤等問題。

而今,這里已經出現了顯著變化。從承圍高速上駕車通過,你會看到這個色彩斑斕的“苗木海洋”,三角楓、金葉榆、樟子松、山桃稠李等各種苗木匯集在這里,光是樹葉的顏色就有十幾種。

木蘭集團副總經理劉樹介紹,基地共栽植了46000株彩色苗木,既有鄉土樹種,也有外地新品,歷經兩年的打造,這里已經成為一處集展示、培育、銷售于一體的苗木基地,同時也向游人提供了一處集山水林苑等元素于一體的郊野公園。

筆者到訪時,磚瓦窯村貧困群眾孫樹良正帶著兩位來自遼寧的親戚在基地內參觀。他說,自己家有4畝地流轉給基地,一次性收到了3年的流轉租金近萬元。今后,以3年為一個周期,每年租金還要漲50元。

宋守杰表示,與木蘭集團的合作,惠及了本村47戶貧困群眾,不僅讓他們直接獲得了收益,同時也為本村發展旅游業奠定了基礎。

引進新品種新技術,生態扶貧有了新支撐

要不是村干部提醒,半截塔鎮半截塔村貧困群眾王玉飛幾乎要忘掉了曾經入股造林的事。2013年,半截塔村124戶村民與國有灤河林場簽訂協議,以815畝退耕還林地入股合作造林。

入股的村民中包括王玉飛等48戶貧困戶。之所以會把這件事忘掉,在場的鄉村干部分析,主要是由于協議簽署以來,村民們一直沒有見到效益。

退耕還林地內,原來栽有山杏樹,合作造林開始之后,林場雖然嫁接了杏扁,但連年在花期遭遇霜凍,幾乎顆粒無收。林場還在這片土地上補植了大量黑松,但迄今尚未采挖出售。

半截塔村貧困群眾參與合作造林遭遇的問題,也是生態扶貧過程中的一個共性問題。林業生產周期長、見效慢、受氣候影響大,項目見效需要時間。

無獨有偶,棋盤山鎮金水泉村2012年嫁接完的1300畝杏扁,除了在2015年有收獲之外,也因連年的“杏花凍”而鮮有收成。

該村黨支部書記張立軍介紹,今年起,該村決定發展林下經濟,在杏樹間種起了黃芪。村民以土地入股,占股70%,村集體負責經營管理,帶動了60戶貧困群眾參與其中。

發展經濟林,是圍場在推進生態扶貧中的新選擇。該縣林業局林業經濟管理站站長張龍介紹,為此縣財政每年拿出800萬元,用于引進新品種和新技術。

該縣南部的四道溝鄉,位于一條東西向的大山溝之內,已經形成南山松林片片、北山果園飄香的發展格局。該鄉黨政辦主任劉利杰介紹,經過多年發展,現在全鄉已有果園3.6萬畝,成為金紅蘋果等品種的重要生產基地,并且帶動了一部分貧困群眾脫貧致富。

事實上,圍場的林果業正在經歷一次升級。因為金紅蘋果不耐儲存且味道偏酸,每畝產值只有兩三千元,效益不高。

四道溝村村民王忠志的果園,被縣林業局指定為果樹新品種新技術引進試驗示范基地。近兩年,已經先后成功引進了寒地富士、雞心果、甜香果等多個新品種。

“你看這棵樹,今年是嫁接寒地富士后的第二年,足足套了400個袋,至少能有400元的收益。”王忠志從事果樹栽培近30年,是位從土地里走出來的高級農藝師。據他介紹,對一些傳統品種的果樹實施高位嫁接“換頭術”之后,可以讓效益倍增。

那面坡度足有50度的山坡,已經被王忠志改造成了果園。在這個果園內,是不用農藥、化肥的。王忠志介紹,學習養草技術之后,把原來每畝五六十元的除草劑花費也省了。

“枝條倒接,一年就能掛果”“大邊條可以穩定掛果”“自然紡錘形樹冠……”王忠志說,他特別愿意把自己掌握的技術傳授給貧困群眾。

據了解,縣林業局計劃在這個果園內設立一個培訓中心,發揮其新品種展示和新技術傳播的作用。王忠志期待著這一計劃盡快落地。他說:“在圍場南部區域,只要走上果樹栽培這條路的群眾,肯定不會讓他繼續貧困。”

(來源:河北日報

責任編輯:賈瑩瑩

+1
0

附件下載

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

驗證碼: 看不清楚?
    e球彩开奖视频 ewin棋牌怎么才能赢钱 云南快乐10分 球探体育比分电脑版 快乐飞艇 雷速体育进球 排三走势图 安徽快三 河北省快三走势图 dota2脱兔比分网 山东11选5